赵海涛——制造高端中国“屏”

资讯 葫芦娃 246℃

当今的时代,是大国间高科技领域拼速度、赶时间激烈竞争的时代,高科技电子领域作为其中占比巨大的一环,对速度的追赶上更是到了严苛的程度,而高科技电子厂房的快速铺建,使电子产品快速研发批量生产,则对其起到了近乎“地基”般的作用。从合肥京东方TFT-LCD六代线工程开始,到广州超视堺第10.5代TFT-LCD显示器件生产线2米2毫米的超精建筑工艺,再到武汉高世代薄膜晶体管液晶显示器件(TFT-LCD)生产线的智能化高支模无线监测系统,赵海涛从项目责任工程师做起,一路走来,一直超越,十年光载。

现今,作为中建一局集团建设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中心总经理,兼任高科技电子厂房第一事业部总经理,赵海涛见证着自己着手亲建的座座厂房投产“中国芯”“中国屏”,见证着中国高科技电子领域的崛起,坚持继续卓越,高质发展。

积年累月 参创厂房团队

回顾十七年前,赵海涛从公司最普通的一名项目员工做起,比起现如今参建厂房建设的高压紧迫,他回忆道刚参加工作的生活更多是一种安逸。工作压力小,接手业务简单,赵海涛在不安中陷入到第一次职业迷茫期。“年轻时不能在安逸的环境享受”,赵海涛几经思考,几经辗转,最终来他所投身建设的第一座高科技电子厂房——合肥京东方TFT-LCD六代线工程。

他参与了近10项高科技电子厂房建设,厂房从落后、跟跑、领跑、再到国际领先水平,让中国的电子厂房走向世界,也让中国制造的高科技电子厂房成为全球的首选承包商。这十几年来的艰难、辛苦与付出,没有参与其中的人无法感同身受。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赵海涛开始学习建筑行业的第20年。从合肥鑫晟电子器件厂房建设工程再到广州超视堺,赵海涛既是参与者也是见证者,他曾说,在中建一局这个大平台上,他有幸见证并参与了中国高科技电子厂房的蜕变。

赵海涛和他的团队全身心投入中国芯中国屏厂房建设,十几年前的中国,没有电子厂房建设的技术支撑,在这个领域的知识与技术是空白的,是没有话语权的。无法掌握知识与技术那就意味着需要依靠他国的技术支撑,随之而来的是高昂的费用与成本的增加。

2009年,赵海涛参建中国第一条自主建设的TFT高世代线厂房合肥京东方6代线厂房合肥京东方6号线。当时一些核心技术仍掌握在外国包商的手中。没有成熟的技术就要学,可技术的掌握者仍然是外国包商,赵海涛带领团队“偷师学艺”研究外国包商的建造方式,钻研国内外的论文资料,从实际结合理论,再到施工实践,赵海涛创造出自己独有的一套高科技电子厂房的“秘籍”。在他的理论与实际的结合下,实现了任意两米范围内高低差不超过两毫米的建造标准,建筑精度技术的高标准使得中建在电子厂房建设的进程中向前迈出了重要的关键一步,也实现了高科技电子厂房的跨越式发展。

2010年,合肥京东方6代线超级厂房建成,它的存在标志着中国大尺寸液晶面板全部依赖进口的局面在这一刻结束了,中国的液晶面板可以自己生产与销售。赵海涛和团队的坚守与奋进,建证了我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与民族工业的崛起,告别了中国缺芯少屏的时代。

精益求精 打造高端制品

2019年,广州新视堺10.5代TFT-LCD显示器生产线厂房的“心脏”——洁净区开工。赵海涛是此次工程的项目经理。这也是全球最大最大尺寸“中国屏”生产厂房洁净区,生产出的8k超高清、全球最大尺寸的中国制造的液晶显示屏将改变中国“缺芯少屏”的现状。

“洁净建造是整个厂房建造中最难的部分,而洁净管控是建造中最大的难题。”赵海涛说。在生产显示屏生产线的车间的车间中,对空气洁净度、温度、湿度、压力、噪声等都有严格的参数要求,洁净标准一般为1000级-100000级,在非洁净的环境下生产的半导体工业产品合格率仅为10%-15%左右,因此高标准的洁净室成为厂房建设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环,直接关系到产品的优良率。显示屏车间生产线的洁净度是手术室的10倍,这是一场质量与技术的较量。

赵海涛说,在建造过程中实现封尘、去尘、不产尘、不进尘是工程质量的基本要求。中建一局广州超视堺项目部革新建造工艺,通过5个步骤的洁净管控模式进行全过程洁净管控,确保工程过程质量与最终洁净度达标。

在施工过程中,确保厂房内部的洁净度是第一步,地面平整度也会对后续施工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洁净区域内将达到1平方米内±2毫米误差、整体区域±2厘米误差的标准,即1平方米内地面高差最多2毫米,9万平方米洁净区对角之间高差最多2厘米。

赵海涛和其团队的建设与创新的脚步从未停止,未来,中国将会有更多的超级厂房屹立在中国的土地上,“缺芯少屏”的时代会成为过去,中国制造的“中国屏”也将走出国门,中国建造、中国建筑的电子科技厂房更是时代发展的最强有力的支撑。

转载请注明:中国家装俱乐部 » 赵海涛——制造高端中国“屏”

喜欢 (0)